益陽李國慶夫婦已難藏白髮,但他們說:只要見了,只要游得動,必須救。
  漸熱,水難頻發,英雄頻現。
  本月4日,河南漢子殷曉非婁底救人遇難,事隔不過十日,同一座橋上,又一女子跳下,又有兩人營救。
  6月11日,新疆庫爾勒市,兩名漢族青年男女落入河中,維吾爾族協警艾比和戰友跳入河中,兩人獲救,但24歲的他卻離開了。
  感動之外,也讓人唏噓,尤其是見義勇為者離去後。
  ——誰一生無遇坎坷?他們是如此珍愛生命,儘管有人視如草芥。
  益陽的李國慶夫婦對此應該感觸深刻。25年來,在資江河裡,他們已經救下50多人。
  資江河邊,流水平靜,誰都不會比這對夫妻更明白凶險暗藏。
  丈夫李國慶,妻子段意花,他倆不是專業救生員,都已年過半百,皺紋上額,白髮難藏。
  這25年,這條河裡,他倆救出了50多名落水者,被當地人稱作“躉船上的救命人家”。
  “只要看到了,只要還游得動,肯定會救的。”江風吹起時,黑壯的李國慶笑著說。
  “救命人家” 2個人,1條狗,守船之家
  資江益陽城區段的河面上,總停著一艘“湖南水文”的躉船、兩艘水文監測船和一艘衝鋒艇。 
  躉船上生活著兩口子,55歲的李國慶與50歲的段意花,船尾籠子里,養著條叫“黑汪汪”的兩歲大狗。
  李國慶是益陽水文站的一名普通職工,段意花是益陽水文局聘用的編外人員。工作之餘,救人成了兩口子的副業。
  6月11日,晚飯後,李國慶像往常一樣在堤壩上轉轉,看看黑洞洞的河面,再看看岸邊的人——這已是他多年的習慣。
  “有時,碰到一些人打電話很激動或行為奇怪時,我們都會遠遠觀察一陣,等人走。”這是李國慶的經驗之談。之前發生過好幾起打電話大吵後跳河的事,“幸虧發現得早。”
  夫妻倆最近一次救人,是今年5月2日。“當時我正在船邊洗衣服,突然聽見好多人喊‘救命啊!有人跳河了!’”據居住在資江邊的老街坊羅水明回憶,一男一女從資江一橋上跳下來。李國慶夫婦駕駛衝鋒舟,不到5分鐘就趕到現場,將落水男女救起。
  “女的手摔斷了,男的脊椎和腿都受了傷”,之後,120救護人員接走了傷者。
  當地人將兩口子稱作“救命人家”。那名號其實多年前就取下了,只是這些年,獲救者更多,經由街坊們喊得也更響亮。
  “浪里白條” 第一次救人只有7歲,很危險
  “只要抓住了腋窩,就能把他們從水裡扯上來。”船上的客廳里,李國慶夫婦頗有心得。
  第一次救人,李國慶才7歲。那次,在離家不遠的河裡,他驚險地救起了一個落水小女孩。水淹過他的頭頂時,他睜不開眼,嗆了水,雙手四處亂抓,一把抓住了女孩。“幸好河堤坡緩,那個女孩也離得近。”
  經歷驚魂,此後一個月,李國慶苦練游泳,學了一身好水性。
  比他小五歲的妻子段意花,也出生在祖輩都是漁民的人家,自小水性頗好。
  “這不稀奇。我們會游泳,有船,又長年在水上工作,所以救人多。”兩口子總結出救人的訣竅。
  生命數字 救了50多人,也只是概數
  李國慶夫婦到底救了多少人?
  對兩口子而言,救人像呼吸一樣平常,他們從未真正數清過。50多人,只是街坊和同事給夫婦倆總結的概數。
  “這些落水的,跳橋的,大部分都是他們兩口子救的。”老街坊羅水明說,她曾親眼見到不下10次夫婦救人。
  益陽水文站的肖建桃也是見證人之一。2011年,他當站長後,李國慶的每次救人他都有印象,“從那年起就有14個”。
  “每年都救那麼幾個,有些都忘了。”被夫婦倆救到的人,最小的7歲,最大的83歲。
  1985年,李國慶和段意花結婚。夫婦倆的第一次救人,發生在1989年李國慶被調到坪口水位站工作的那一年。“只差幾天就過年了,落好大的雪,我們都穿著襖子。”段意花回憶。
  當晚8點,李國慶照例拿著手電筒去水尺樁看水位。水尺樁附近,他分明聽見一陣水響。天黑得緊,李國慶拿手電筒一照:不得了!水上浮著一個人。
  “安化的河都是陡坡,離岸兩三米遠水深就有10多米。”李國慶將手電筒扔在一旁,衣服也沒來得及脫,跳進水裡。
  救上岸後,他抱著落水者就往家裡跑,急喊“老婆老婆快點來”。
  落水者是當地一名50多歲的老大媽,因與家人不和,一時想不開尋短見。段意花為她換好乾衣服,熬好紅糖水,勸慰許久,之後和李國慶一起將老人送回家。
  插曲 救生犬“安益” 提示夫婦倆輓救10餘生命
  這些年來,李國慶養過20多條狗,獨愛一隻叫“安益”的狗。
  1999年,李國慶被調至益陽,和妻子住在船上。狗就是李國慶從安化帶到益陽來守船的,“它懂人性,晚上有人落水它總有很獨特的反應。”
  是年3月一天凌晨,安益不斷用爪子撓門,嘴裡發出與以往不一樣的古怪低吠。李國慶被鬧醒了,狗跑向船頭,衝著水裡吠。順著狗吠的方向,他的手電筒照到了一叢黑絲在水上漂浮著,沒有掙扎:有人落水了!
  李國慶跳下水,衝著黑絲游過去,將落水者拖上岸。人工呼吸加心肺複蘇後,落水女子咳嗽,睜開了眼。
  “活了!”李國慶內心狂喜。
  “這狗絕了,還會提醒有人落水了!”飼養安益的8年時間里,經它提示,夫婦倆成功救了10多條人命。
  朴實心愿 “看見了,游得動,還是會救人”
  也有救不上的傷心時刻。
  冬天救人成功率高達90%,厚實的冬裝充當了救生衣的角色。而夏天,救活率大打折扣,“衣服穿得少,或跳下來撞到石頭了,受傷重,很難救起來。”
  每到此時,夫婦倆的心情都特別沉重。開衝鋒艇回去的路上,除了嘩嘩的水聲,一片寂靜。
  幾年前,一名18歲的女學生,因高考失利從橋上跳下。當時僅段意花一個人在家。聽到圍觀者呼救後,她第一個到達現場營救。半個小時過去,人沒救上來,段意花知道,人沒了。
  “說不出的惋惜。”段意花也會自責,自己為什麼不再快一點。
  李國慶也在不斷問著自己,“我五十幾歲的人了,還能救多少?”去年5月份起,他的手臂酸痛,膝蓋也不受力了,“有時,走著走著突然跪一下”。
  6月11日清晨,李國慶決定恢復晨泳,他從資江南岸游到北岸,再游回南岸,花了半個小時。
  “不管那麼多,只要看見了,只要游得動,還是會救人!”這是夫婦倆的回答。
  謝恩者 僅5人謝恩,“我們不圖什麼”
  “早一秒鐘,都會多些希望。”只要聽到呼救聲,夫婦倆都會放下手頭事立馬狂奔。
  躉船客廳的牆壁上,掛著兩面錦旗:“無私救人,大愛無邊”“英勇救人,情深似海”。落款人分別為胡芝林和邱美麗,時間是2000年3月和2004年4月2日。
  在夫婦倆的印象中,昔日的被救者,主動表示感謝的僅5人。他們也收到過3面感謝錦旗。然而尚保持聯繫的,一個也沒有。
  “那都是假名字,但也是心意。”李國慶說,在眾多被救上來的落水者中,只有不到兩成是意外落水的。
  邱美麗是來自農村的大學生,因為與母親發生口角衝動跳河。獲救後,邱美麗在船上獃了兩天,弟弟來接她時,啥也沒說,背人就走。
  最開始救人後,沒有感謝,夫婦倆還感到尷尬。岸邊圍觀的人都看不下去了:總算是他們救的你,起碼要說聲感謝!然而拍拍屁股走人的情況越來越多,夫婦倆倒覺得輕鬆平常起來。
  未曾想兩天后,邱美麗的弟弟帶著土雞蛋、土雞、水果前來感謝。
  “我們不圖什麼,她好好過日子就行。”夫婦倆開心,也吃驚。
  ■三湘華聲全媒體記者 趙玲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c90zcwwxd 的頭像
zc90zcwwxd

另類

zc90zcwwx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