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傳寶
  昨天晚上,張藝謀首次對超生事件作出回應,其通過工作室發表聲明,稱的確和妻子育有兩子一女,願意接受無錫市濱湖區計生委的調查,並對由此造成的不良影響表示歉意。
  從今年5月被爆超生,到昨天首次做出正式回應,前後大約半年時間。社會輿論之所以對此事表現出強烈不滿,不僅因為張藝謀道歉的姍姍來遲,還有一個主要原因是名人富人的“特權”問題。他們不僅僅擁有經濟資源,而且在此基礎上還擁有廣大的社會資源,從而形成馬太效應——越富有越能辦很多事情,甚至是政策範圍外的事情,法律對他們的制約幾成空談。這是公眾不滿的最根本因素。
  無錫計生部門曾就張藝謀超生事件多次表示,有調查結果將及時公佈,但民眾卻一直沒有等到,這使得政府職能部門的權威性受到挑戰,人們會對無錫方面的選擇性執法產生質疑。筆者認為,張藝謀不在無錫不是當地計生部門找不到人和執法不到位的藉口,這種執法不嚴和選擇性執法的行為傷害了職能部門的形象。
  三中全會強調構建法治中國,筆者認為不能讓名人富人利用法律彈性和空間為所欲為。因此必須強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但也要做到與時俱進。以前,針對超生家庭一般處以數萬元的罰款,但這對富人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在客觀上助長了他們以身試法的衝動。現在針對超生問題,中國各個地方都在謀求新的政策。比較有代表性的是福建漳州,當地不僅採取對收入超過平均水平的人從重征收罰款,而且專門出台針對名人富人的政策,對舉報名人富人違規生育的,一經查實獎勵重金。但也有網民指責漳州的政策鼓勵了當今中國日益加劇的仇富情緒。
  筆者以為,中國社會現在對名人富人的超生問題抓住不放,並不是一種仇富心理,而更多是對平等生育權的渴望。因為普通人超生很容易受罰,而且由於承受力有限,處罰對他們很有殺傷力,而對名人進行超生處罰不具備殺傷力。
  因此,有必要建立一整套系統措施,除了讓違反生育政策的名人富人付出高額罰金,還應對他們從誠信角度進行處罰。比如,不讓那些公然違背誠信原則的名人富人參與國內獎項的評選。另外,超生繳納的社會撫養費的數據應該做到透明,不僅要罰,而且要向公眾交代資金數額和流向,這樣才能彰顯政府職能部門執法的合法性和公信力。▲(作者是南京政治學院教授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c90zcwwxd 的頭像
zc90zcwwxd

另類

zc90zcwwx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